二胎生育大战一触即发:生孩子就要配学区房,否则找小三代孕

2017-05-04 12:09
  • 二胎全面放开后,信奉多子多福的第一代们,开始期盼第二代们多生几个第三代。于是,一场新一轮生育战争在几代人之间打响了。

   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158 个故事

    刚过年三十,地上的鞭炮屑还没扫,隔壁五叔家就叮铃哐啷打起来了。

    “你们都给老子滚出去!”铿锵有力,声如洪钟,这是五叔。

    “个老不死的,灌多了又发癫!”这是五叔的儿子,我的堂弟。

    夹杂着女人们的尖叫,小崽子的哭喊,以及盆类物品砸到地上的响声,听声音应该是不锈钢的。

    围墙这边,我们家站成一排,手里捧着瓜子、甘蔗和开心果。孩子问:“妈妈,他们在干什么?”我摸摸他的小脸蛋:“你五爷爷疯了。”

    我知道五叔家为什么打架。初一走亲戚,回来的路上,五叔又催他儿子生二胎,他儿子说,要再生个儿子咋办,那可得要两套房子。五叔眉毛一抬,说:“生两个儿子证明我们祖坟埋得好。”

    他儿子没说话,大概在心里骂娘。爷俩回家后气不顺,一来二去又干上了。

    孩子他爷爷,也就是我公公,对他五弟的行为是这样评价的:“没那个本事,还沽那个面子。”婆婆也附和:“没落头!”这句方言的意思是说行为疯疯癫癫。

    我听着公公的话,心里窃喜,难道他们三兄弟(他、四叔、五叔)组成的“催生阵线联盟”要内部分化了?

    这几年,在我们大家庭,三个老头为催孩子生二胎没少操心,每次大家族聚会,仨老爷子往上首一坐,小酒一抿,就要开口说生二胎的事。

    我们三家都是差不多的结构,现在孩子都是三四岁大,老头们一致觉得,是时候把生二胎这事提上日程了,结果兔崽子们一个个的,竟然都装听不见。

    老头们愁啊,他们不能不愁,就前几天,喝了二两酒的五叔还气吞山河地坐在我家,对他儿子不生二胎这件事气得牙痒:“他们竟敢说不生,还说压力大,老子现在还在干活,他们要是不生,老子就天天玩,让他们压力还大些!”

    五叔家有一儿一女,他对儿子包办代替,对女儿却不管不问。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他对把权力的触角伸到儿子卧室这件事觉得天经地义。好在我们家努力摆脱了对老人的经济依赖,否则处境不会比堂弟家好。

    事实证明是我警惕性不足。我家公公这种老公务员,平生最擅长做工作,眼见五叔这种暴力催生手段不见成效,他选择曲折迂回,旁敲侧击。

    两天后的饭桌上,他停下筷子,语气慎重:“该给他(指孩子)生个妹妹了,他现在不爱分享,性格太独了不好。”

    “啊?”我有些措手不及,心里想:“孩子还不是您惯出来的么?”

    作为一个已经有了个活宝的母亲,我被催生也不是第一次了。这几年,我也没闲着,忙着做心理建设。就说这次,虽然被攻其不备,但却心如止水。

    吃完饭,我去群里跟朋友们报告:“刚才又被催生二胎了,我一点也没生气!”

    群里朋友们纷纷表示佩服:“哇,怎么做到的!”

    “就是慢慢想明白了,我不生是我的事,他们睡不着觉那是他们的事啊。”

    这场催生与抗生的战斗要追溯到三年多前。那时,孩子刚满一岁,我把他的小衣服、奶瓶、玩具统统打包,准备送给还没生育的朋友。婆婆站在一边,又是痛惜,又是疑惑:“留着老二还能穿啊。”

    我不为所动,仍然把旧东西送了。他们全家第一次意识到,没有和我在生二胎这件事上达成共识,形势严峻。这之后,我时不时收到来自各方面的暗示。我嘴上不说,心里却翻江倒海。

    老实讲,孩子很可爱。每次看到他,我心里就会涌起人类面对带有自己基因的幼崽,所特有的自豪和甜蜜。但是,要让我把生养他的过程再来一遍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    没满一岁时,小肉团子就跟长在我身上似的,而我就是个移动奶袋,白天要带着死沉的背奶包上班,一天两道躲在厕所里干不可描述的事情。晚上,顶着旁边如雷的鼾声起床,喂三次奶,神经衰弱到第二天开会打瞌睡,然后被客户投诉。

    那时,我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。晚上,同事都在加班,我也不好意思先走。可想着小东西可能在哭,就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工作带回家做。出一趟门更是伤筋动骨,奶瓶、尿布、毯子、水壶、洗浴用品都得跟上,前呼后拥,浩浩荡荡,搬家都没有这么累过。

    等孩子长大点儿,会说话会跑了,一双小手就像龙卷风,走到哪毁到哪,并且开始痴迷玩具。那么大一块塑料制品,一眨眼得花掉几张红票子。圣诞节、春节、儿童节哪个节都不能落下,别人家的孩子有活动,就他没有,当妈的脸上也过不去。

    每逢周末,我也得给他组织活动,把他小人家安排得动静合宜,身心愉悦。欢乐谷玩腻了,就去迪斯尼,当然少不了红票子上毛爷爷慈爱的注视。同时,还要战战兢兢学习前沿的育儿理念,兼容并蓄,去伪存真,生怕为人父母一不小心变成将来的“祸害”。

    更别提身份转换带来的巨大落差。以往,人家把你当个人,现在,你的身份自动固化为“孩子他妈”,你的一切行为都得自动往人们认定的“合格母亲”上靠拢。

    逢年过节,别人要打牌要社交,孩子怎么办,大家齐刷刷盯着正在看书的我,说“不是还有他妈吗?”从前,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是负责把家庭照顾好,最好无怨无悔,我心永恒。现在,都说女性地位有提高,确实在“提高”,各种文章都在放卫星,树榜样。

    工作得太忘我是对家庭不负责,在家带孩子是放弃自我,一个女人如果不能把一个家庭两个孩子三套副业都打理得妥妥当当,出去还能给老公长脸,那就是一个失败的女人。

    这些年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,掉层皮、生死关头都不足以描述复杂感受。回头想想越发打怵,再来一遍是绝对不肯的。

    早年,我心里也打架:小S不也工作得有声有色吗,人家可有三个孩子,还有人柳青,听说她都趁孩子睡觉的时候把团队喊到家楼下开会,安吉丽娜·朱莉、维多利亚,都是彪悍的女人,家里的孩子排成行。

    可过了没两年,“康熙”停播,小S中年危机视频一放出来,我也踏实了:幸亏没要第二个,孩子生了可塞不回去。柳青,唉,不说也罢。至于安吉丽娜·朱莉,和皮特恋爱加结婚都十二年了,去年不是因为对孩子的教育观念存在“无法消除的分歧”离婚了么?

    几年前,二胎还没有全面开放。我是独生子女,只要我妈去补办一个独生子女证,我就能享有生二胎的资格。经过再三折腾,证终于办下来了。薄薄一张纸,证明我妈和我爸当年合法生育了一个孩子,她唯一的女儿因此可以合法生育两个孩子。

    有了这张纸,二老觉得万事俱备,只差一颗新的精子和新的卵细胞“金风玉露一相逢”,他们就可以喜滋滋地再抱一次孙子了。

    孩子爷爷觉得需要把这件事落实下来,可发现我和老公态度暧昧,不说生,也不说不生。有一天,老公下了班,父子俩一个看新闻一个玩手机,公公清清嗓子: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生老二?”

    “过两年吧。”孩子他爹的眼睛不离手机。

    “什么叫过两年,趁现在年轻要赶紧生,有人就有力量!”公公有点急了。

    我起身去了卧室,父子俩的争执声渐大。老公是个驴性子,一件事就算他本来想干,有人催着他逼着他,他也会撂挑子。

    但如果认真问他想不想再要一个,他会说,想。平时我俩常常互相进行思想渗透,在朋友圈,我转《公公催生二胎致小夫妻离婚》,他就转《将来人们都要被逼生二胎》;我转《二胎时代:谁来为女性职场歧视买单》,他就转《二胎改变中国》。

    后来,他当面问我,你到底什么时候准备好,别让我再受夹板气好吗?我说我准备不好。他说,我们家还算好吧,我妈这么能干能帮你。我回他一个无语的凝视。

    去年,二胎全面开放,一个坚持了几十年的“基本国策”宣告结束。这下不光爷爷奶奶、孩子爹,连各路朋友见面打招呼,都变成了“你们准备生老二了吗?”

    其实算起来,有多少翘首盼“孙”的爷爷奶奶,就有多少无奈抗“生”的爸爸妈妈。可一个简单的逻辑是,生孩子这件事光妈妈准备好没用啊,爸爸呢?医院呢?用人单位呢?公共场所呢?相关法律呢?

    新闻里女高管因为生孩子被辞退,当了妈的女人在职场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例子比比皆是。只生一个都这样,现在又来两个,这不活活把女人往家庭妇女的路上逼吗,我当然不歧视家庭妇女,我是说女人要是非这样,挺让人憋屈的,谁知孩他爹欲言又止:“我妈她不也是……”

    关于生二胎,我和老公的矛盾充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。我给他看一个男人晒娃的相册,俩娃照片拍的又美又萌,意思是“看看人家爹!”老公幽怨地看着我,说了句:“看看人家媳妇儿,给生两个!”

    孩子在旁边玩,他也会感慨:“你看他,集中了咱俩的优点,再来一个就好了。”那我也有话说:“是啊,咱俩好基因他全用完了,再来一个就剩孬的了。”

    我预备了全套话术对付公公。如果他说“趁我们还能帮忙,再生一个吧,”我就说“那好啊,再加一套学区房,”如果他说“现在国家政策多好啊,”那我还有“您忘了几十年前啦,只生一个好,国家来养老!”

    但如果他说,一个孩子多孤单呀,生两个他们有事还有人可以商量。厉害了,站在“为孩子好“的立场上,比较难找到怼点。我沉思片刻,这样跟他说:“放心,我们会努力多活几年的。”

    小区里有邻居家生了仨孩子,我准备把他们家当作反面教材引进:“您瞧隔壁那大爷,媳妇儿生了一个又一个,现在他们想回家都回不了,多可怜呐。现在您在老家,小牌打着,小步散着,想孙子了可以过来小住,幸福晚年要珍惜。”

    可是因为嘴笨,迄今为止,我那套话术也没有拿出来演练的机会,于是每次都只能自己在心里千军万马,唇枪舌战。还是我朋友厉害,每次她公公婆婆逼生,她都积极给他们提供解决方案:“找小三去。”

    我婆婆就简单多了,每次在这个问题上,她都神情坚毅,语言简短,重点突出:“生两个,怎么都要生两个。”

    这种事永远都讲不清道理。我想明白了,拖呗。

    那天看到一句话启发了我,说再等几年,等那些被催婚的都离了,爸妈们也就想通了。同理,在生孩子这件事上,等周围的年轻父母们一个个都经历中年危机了,那时兴许会慎重一些。

    作者胡不归,现为自由职业者


  • 精品推荐
     
    关闭